心情分享

心中的事,想說的話,都可在這和大家分享

trista's 的頭像

沒有人是「小劉俠」

分類: 

四月二號,剛剛度過的社工日。許多社福團體與政府單位皆舉辦社會工作者的表揚活動,或是分享社會工作者的故事,讓社會大眾更加認識社工的工作樣貌。

幾周前,收到來自伊甸公關的訪談邀請,希望彙集伊甸社工們的故事,與媒體合作報導。起初接受訪談,是單純想要分享自己在「成為一位社工」的路上,對精神障礙領域的反思與心得,而非想要聚焦於「一位身心障礙者」投入社會工作的歷程,也沒有想要多談自己的生病經驗。

然而,訪談的過程,才發現對方期待能將視框聚焦於「一位患有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社工」。當我收到初版的訪談稿,標題下著「小劉俠社工」更加確定我們的期待落差。

這是第二次,被他人冠上「劉俠」的稱號。曾經在熱愛生命獎學金的頒獎舞台上,身戴著「高雄劉俠」斗大字樣的背帶,當時我說不清楚自己如坐針氈般的不舒服從何而來,一心只想要趕快下台,摘下那不是陳秋慧的東西。不論是「高雄劉俠」還是「小劉俠」將一位受社會認可的公眾人物名號,置於另一個獨立個體之上,是賦予一份殊榮?還是黏貼一個標籤?

trista's 的頭像

相處,照見「存在」即是「意義」

分類: 

「妳這樣,怎麼…?」「妳這樣,可以…?」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是全身關節劇烈發炎,蜷縮在椅子上的身影,讓旁人看見身體承擔了龐大的苦痛;也許是坐上輪椅,不倚靠雙腳來移動的方式,讓旁人聚焦在身體的失去與不能。小學、國中時期,親戚常問:「妳這樣,自己在學校可以嗎?」「妳這樣,要上廁所怎麼辦?」聽到媽媽會固定時間到學校協助我,便回應:「那還好,只是媽媽會辛苦一點」。

到了高中、大學,生活觸及、參與的範圍逐漸擴大,每當想要和同學一起去旅行時,想要申請學校宿舍時,「妳這樣,怎麼…?」的問句,沒有因著成長累積的生活經驗與應變能力而減少,始終如輪椅之於我,不可分割。

「這樣」一個抽象的指稱代名詞,鮮少有人提及「這樣」是「怎樣」,是坐輪椅的狀態本身,還是背後所指的,對行動不便和受限關節的憂慮與猜想?「這樣」模糊而快速的論斷輪椅使用者的能與不能,讓我摸不著別人真正擔心的問題所在,總感覺不被信任也不被支持。

trista's 的頭像

界線:身體與物體

分類: 

在電動輪椅緩緩走下斜坡時,轉角處,一位中年男性走上斜坡。很明顯的,轉角空間,並不足以讓輪椅和行人交會通行。那位先生不願倒退回斜坡的起點,極盡可能要將雙腳縮進角落,一邊說:「可以!可以!」朋友不為所動的停在斜坡上,意示對方輪椅過不去,對方仍執意要朋友再試試看,直到朋友明白的請他先走下斜坡,在後頭無法前進的我,也面露不耐煩,對方才放棄堅持,識趣的改走旁邊的階梯。

 

離開斜坡後,我和朋友互看一眼,交流了彼此的情緒。他憤怒的說:「明明就太擠,是希望被輾到腳嗎?而且我不想靠他這麼近,不行嗎?!」除了斜坡的設計,本應優先提供給輪椅、嬰兒車、行李等使用者,對方不必然需要斜坡,遇到輪椅使用者卻只圖一己之便,朋友的話更點出被忽略,或者未曾被認識的事情—「輪椅是身體的一部份」。對我們來說,身體的範圍涵蓋輪椅的整體,任何一處與他人碰撞,都會直接反饋,傳遞至身體。但是,身體距離的估量,卻經常在輪椅只被視為一項輔具物件,而遭錯估。

 

trista's 的頭像

背對的那些「不正常」

分類: 

「我的家人把我藏起來,他們把我藏起來」一位具思覺失調症診斷者,帶著一絲激動地說。「我的親戚,他們會說我很厲害,英文、日文能力很好,向他們的小孩這樣介紹我,但不會提到我的精神疾病」他接著說。

 

「那你希望別人怎麼介紹你?」我明知故問。

 

「就直接說吧!大家看我這個年紀,在家沒有工作,也會好奇,那為什麼要把我藏起起來?我的父母都很開明,但是周遭的親戚就不是如此。」他坦蕩又帶點埋怨的說。

 

「藏」是有意識或不自覺的將一些事物或訊息,掩蓋於可見的範圍和可讀取的資訊之外。其中「被藏起來的」可能是經過判斷而被認定為不能、不應、不適合公開的,但是辨識、篩選和決定的過程,經常是隱晦不透明的。有時那份隱晦,在心照不宣的默契裡,得到應許,實則欲蓋彌彰。在每一個試圖「藏」的行動裡,人們的意圖是什麼?是好意、惡意、蓄意或無意?

 

trista's 的頭像

盛情難卻的,慈善社會

分類: 

前陣子,我和朋友一起舉辦「一句話惹惱障礙者不吐不快」聚會,邀請不同障礙處境的身心障礙者,一同來分享生活與生命裡,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被惹惱經驗。表面上,只是一個情緒發洩的管道,卻是形形色色的主流社會偏見與優越的顯影,也是障礙社群的經驗串聯與凝聚的媒介。

 

其中一次的聚會,夥伴分享到自己經常在捷運站外賣公益彩券時,遇到一位「善財阿伯」每每看見他,總會施予50元。不管是直接將硬幣交到夥伴手上,就是在推托之間,乾脆硬幣丟了,人便快速離去,50元總是生硬又強勢地落在他擺滿彩券的桌面。

 

沒想到,「盛情難卻」的經驗,快速引起大家熱烈的討論,「意外的獲得」也意外地成為我們共有的生活趣事,大家紛紛拋出自己曾經「被接受」哪些一般人沒有的「好康」。有人說自己曾和使用輪椅的先生,到漁港逛逛時,一位漁夫見到他們,便二話不說,霸氣的提著一條鬼頭刀,說:「這尾送你們!」夥伴只好措手不及的收下那條身長可以高至成人腰部的鬼頭刀。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