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殘障朋友出遊,挑戰才剛開始!

我和小玄子因為提早一天來東京,所以晚上才到今天下塌的旅館Hotel Sunroute和其他殘障朋友會合。他們是坐下午快一點的飛機,到東京是五點多,算一算出關及交通時間,應該差不多八點左右會到旅館吧。於是,我們在晚上七點多,就來到Hotel Sunroute等其他殘障朋友。

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八點半,還沒有看到他們的蹤跡。所幸,我和本團的領隊珆如都早早就申請了日本的門號,所以我打了通電話給她,問問看現在大家在那裡?原來,因為同行十幾位殘障朋友的輪椅,全要擠上一部復康巴士,所以耽擱了不少時間,他們好不容易搞定上車,現在才要從機場出發來到旅館。

嗯,十幾位殘障朋友的輪椅、拐杖等輔具要全都擠進一部中型巴士,再加上全部大約二十個人,我實在不大能想像,怎麼可能塞得下呢?答案在一個多小時候揭曉。我特地到旅館的門口,拿著DV把巴士抵達後放下一部一部輪椅的過程拍了下來。

平常人坐巴士到旅館,要花多久的時間下車?三分鐘?應該不用吧,如果急一點,大概一分鐘就全都跑下車了,反正大型行李都留給旅館的服務生拿就好了。這群殘障朋友足足花了快三十分鐘左右,所有的人和輪椅才終於下車。原來,大部份的輪椅都折疊起來擺在走道和最後方,復康巴士的最後面是掀背式的門,打開後有個電動昇降板,就像貨車一樣,所有折疊堆起來的輪椅先請義工全部拿下車,一一打開復原後,再傳回巴士,請輪椅的主人坐上車,再由昇降板下來,一次一個人,得反復十幾次,夠辛苦吧?

好不容易,全部的團員都下車了,辛苦的領隊珆如最後才下車。還好,這次珆如通日語的媽媽有一起同行,還有一個日本殘障協會的義工也有去接機,他們三個人立刻到櫃檯幫大家Check in,此時已經快十點了。

確認房間是另一個麻煩的苦差事。因為每個殘障朋友的狀況不同,需求也不同。有的人是和親人義工同住,有的人是和另一位殘障朋友同住,每個人的期待和需求都不同,如何安排房間,實在煞費苦心。等到房間全都確定,鑰匙分發下去,已經十點多了。可是,大家都還餓著肚子,怎麼辦?原本以為抵達旅館應該才八點多,還有一些店會開,現在已經十點多了,一些拉麵、簡餐店早已打烊,大夥商量的結果,就去離旅館不大遠的24小時吉野家吃牛肉丼好了。

一聽說離旅館不大遠,大家的精神全都來,雖然一整天長途奔波,早已疲倦不堪,還是硬撐著想要一起去吉野家吃飯。那位日本義工可能根本沒去吃過吉野家,當珆如問他餐廳夠坐嗎?他還回答應該沒問題。結果一群人推著輪椅晃到吉野家門口時,當場就傻眼。這裡的店不但小,輪椅根本進不去,而且晚上十點多,竟然還高朋滿坐。不得已之下,只好改成外帶,反正大夥也真的累了,只要有東西吃就好囉!有些人不想吃牛肉丼,有些人吃素,就自行在附近覓食了。

因為快20份餐要等好一陣子,好心的珆如請大家先回旅館休息,等買回去後再一份一份發到各房。結果可想而知,當珆如買完餐回到旅館,再分完便當時,已經將近午夜十二點了,晚餐成了宵夜,大家也終於可以放鬆心情,準備盥洗和休息。雖然拖到很晚,但團員們倒是都能共體時艱,大概很瞭解主辦單位的辛苦,沒有人有一句埋怨的話。

透過今天晚上兵荒馬亂的過程,我也終於瞭解,一個殘障朋友出遊,和一群殘障朋友出遊,困難度是以等比級數倍增的。主辦者、參與者都需要有更大的耐心與包容心,互相幫忙、互相體諒,身體健康的志工朋友,更要時時睜大眼睛助很多臂之力,才能讓旅程順利進行。

事實上,今晚,才只是苦難剛開始而已呢?

東京無障礙之旅系列報導(二)| 07/10/04 22:37 | 發現權世界 - 東京無障礙之旅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