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輔具申請制度】

Sharon Chang's 的頭像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本篇是為介紹位居福利國家前段班的荷蘭的輔具制度概況,雖然看起來這個跟台灣差不多大的國家照顧弱勢族群一向是為人津津樂道,但要達到這樣的境界也是經過長時間政府與人民的溝通而來,具有高度民主素養的人民願意繳高額的稅去支持一個高信用度的政完成全民共識下的國家願景。那台灣到底少了哪一環呢?

  荷蘭人口約一千七百萬,根據2015年的統計身心障礙人口約有200萬人。除了荷蘭本籍外,也包括取得工作與居住簽證的外籍人士,一但在任一個市政登記入籍後就可以跟本國籍人士享有一模一樣的照護。荷蘭對於身心障礙者的照護是中央撥款給各行政單位,通常是市政府下的WMO(Wet maatschappelijke ondersteuning社會支持法規)單位實施。這個單位所負責的項目跟市民的居家環境、交通與照護甚至家暴有關。

  身體障礙者如果長期或短期需要輔具時,殘障者先去家庭醫生約診拿證明,再向WMO提出申請。WMO先約談,再找輔具供應商一起三方討論與評估申請者需要什麼樣的輔具,然後有兩種方式提供輔具,一是使用者免費得到輔具,也就是不必再歸還輔具,但是使用者要自己負擔以後的維修費用;二是使用者其實是向政府「借」了這個輔具,所以輔具可能是二手的,也可能顏色無法達到使用者的需求,但功能絕對不打折,當使用者搬離這個城市遷居、死亡或回復健康後要歸還,但使用時期如果有任何維修都不必再付費。

  輔具的供應商對使用者的維修服務都不敢怠慢,供應商必須小心翼翼,萬一被客戶投訴,恐怕被政府除名。某些輔具例如爬梯機,每一個月可能要付小額的維修費用,但這個費用則是依個人所得有關,跟荷蘭的學費一樣,即使同校同班同個老師,因為父母或個人的收入不同,費用就不同。荷蘭也沒有所謂殘障手冊,殘障停車卡是跟人,也不是跟車,就算沒有車也可以申請。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