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在國內實施爭議 — 誰毀了身心障礙者?

阿里's 的頭像

    爭議,就是各方不服,存有異同洞察與見解思想,含有多方正反對立意見。

    ICF到底是什麼碗糕?(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Functioning, Disability, and Health, ICF)-( 阿里戲稱直譯 ICF --ㄟ死乎 )伊就是「國際健康功能與障礙分類系統」。

    它是臺灣的新制欲求評估鑑定身心障礙者的制度,是政府要建立一套要如何評估鑑定身心障礙者的一種科學方法,用於描述人的健康、功能或障礙分類系統及評估工具之寶典論述。但是,可能嗎?現場人士含我在內都深度懷疑太樂觀了!那該怎麼辦?何況法令已上路,正在前進中,如何補破網!免得造成損毀當事人權益,再補救遲矣!

    2012年7月《ㄟ死乎》開始啟動運轉了,將逐年次第展開評估鑑定身心障礙者(包含新舊者)。如第一年為新發生之個案,第二年為舊制輕度個案,第三年為舊制中度個案,第四年為舊制重度個案,第五年為舊制極重度個案,及倂同辦理之個案。

    2013年12月11日,民間團體開出第一槍示警表示不妙了,正式上演一場雞同鴨講的ICF在國際與國內實施狀況與爭議論壇戲碼,出席者有官方代表2加1人,就是《衛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2人加上《陽明多功能輔具中心》1人,各方輸人不輸陣論戰,民間團體從大家就新制的評估鑑定現況與爭議激發出砲聲隆隆火藥味,反觀主其事者的官方身分人員卻避重就輕不願正面回應意見!讓與會人員真是傻眼!

    引述FACEBOOK留言及質疑「主要負責人報告,前面自我介紹回憶讀書往事說那麼久感覺故意浪費時間且矯情,後面講ICF花那麼多錢和人力,那麼努力「描述」障礙者的損傷和零碎片斷的表現能力,到底要做什麼?資訊編碼真的能做什麼?」

    與會有人氣憤難消,也讓我看見及思索這是什麼鳥問題?讓這「國際健康功能與障礙分類系統」在臺灣政府及參與學者專家、相關專業等主導下有對立聲音,這爭議及關鍵即「在沒有當事人(身障者)充分參與下,憑什麼做決定」之精神,造成評估鑑定將如何影響及侵害權益?又進行評估鑑定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誰知悉箇中經驗狀況!

    「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本來不相干,但用在評估鑑定上的雙方互相打量是類似情境,系統要在15分鐘內搞定一個障礙者(失能者)真是荒謬啊!

    「亂問,亂來,死道友;錯愕,無奈,ㄟ死乎!」我當下歸納出這評估鑑定的對話與互動場景及結果判定歷程。太震撼了!

    聽聽已接受評估鑑定的《新活力》障礙者二位代表更是一肚子火上身,表示「感受當下在評估鑑定現場時有被羞辱性的問話,不尊重對待、同理心,又評鑑內容資訊不對稱,完整評估表單當事人拿不到,結果為何以電腦加總統計來決定障礙等級命運,更使二位錯愕於評估鑑定結果為何類似的個案卻有如此差異大現象!其一為重度變中度?其二為重度變成極重度!」如此「效度」、「信度」誰能服氣?誰毀了身心障礙者的權益?

    一套衣服,要給胖子與瘦小穿!這行得通嗎?新制鑑定當然會有個案實質增加或降低障礙程度之差別,亦將會影響其個人的基本權益,以現行的身障者各項補助辦法仍然以「障礙等級」做為基準與金額多寡設計或實物給付方式處理,所以實施新制原修法欲求達成將稀少資源用在需要者之身上似乎也起不了作用,基本上還是換湯不換藥,形式仍舊以醫療模式定奪為大!結論沒有多少差異,反而造成勞民傷財、案主一肚子氣。

    補助失真,需求無解?君潔FACEBOOK留言以成骨不全(玻璃娃娃)障礙者為例,看來似「會走路」,類「輕度」障礙程度。但是,實際上個案走不遠,在外頭走動蠻危險的,若一跌倒,若一撞到,就要躺上好幾個月療養復原,按理說最好使用電動輪椅代步為先,以減輕個人負擔,預防性降低骨折受傷的機率。但是,從現行評估工具來看,因你「腳會動」,似乎「會走路」就無法申請到電動輪椅,關鍵在輔具補助辦法設計要重度以上(同樣小兒麻痺、脊髓損傷者等中度障礙者也不行)才可以申請電動輪椅。

    俗語說:吊肉,摔死貓!意即看有,吃無,乾瞪眼。這般弱勢者更無法活下去了。

    想著心酸激起一陣雞皮疙瘩,心涼滲入骨肉癱軟無力!原期待的ICF 評估鑑定,卻成為ㄟ死乎的下場!

    「君潔說:ICF --ㄟ死乎!是『廣告不實』的食品胖達人翻版。應該來教如何應對ICF評估鑑定開補習班。」我呼應深表贊同。

    莫非ㄟ死乎!未蒙其利,先受其害。這是我們要的制度?抑是我們捨棄ICF精神?

    『廣告不實』這話讓我連想起「標示不清」「造假」的食用油如橄欖油、香油、花生油、麻油、黑心官員、黑心廠商、黑心學者等湧上心頭,並浮現出那現場(區公所,醫療院所)評估鑑定團結合社政、衛政、勞政、教育等官僚系統、醫師群、醫事專業(OT-職能治療師. PT物理治療師)、心理師、社工師等跨領域職業高手為裁判官要來定論身障者的權益、生活品質、輔具資源、養生活口的日子,及祈禱未來的世界會更好,這也太恐怖了。

    我自首,曾受邀研究案之訪談。但未參與焦點團體活動。

    我曾經接受李老師學生的研究案受邀訪談有關顏面損傷者及燒傷者的處境,聊起在醫療、復健、輔具、生活、工作、學習、交通等等面向的種種境遇,及如何去克服障礙等等。但是,我無法代表(顏面損傷者及燒傷者)全部人的聲音以免偏聽、偏執、誤差。再說研究案訪談最後產出的內容是什麼東西,我從來不知道撰文內容結果如何。

    我發言請教與會者:請各位將“手指”舉起來,想看看“手指甲”有何功能作用?

    燒傷後後遺症不少,手指九指甲全缺失!手指扭曲全變形!在生活及工作上,無法進行細微的手指甲功能動作,或者手指難使力搬動重物,單指敲打電腦鍵盤,大便後擦屁股手指不方便(不順手)。還有我的頭頸臉部五官處,眉毛消失(總是鹹淚水直衝眼睛不舒服、張不開),睫毛稀疏(完全無法擋灰塵、異物來襲),眼瞼萎縮不完整(經常感覺乾澀),眼睛睡覺時曝露乾澀(總是風乾不舒服),還有兩耳朵缺損(聽力分貝音不集中),皮膚疤痕僵硬處很容易癢(尤其洗熱水澡更騷癢)、全年乾燥又龜裂、夏天怕熱氣候!冬天恐懼冷冰水!指甲縫龜裂出血!這些狀態及情勢是時時日日月月纏身,年復一年,一輩子無法復元的狀態。各位評鑑的爺們、娘們在15分鐘內您們完全了解嗎?您們可有感受體驗不便嗎?

    如此多樣性損毀、缺損、變形,若按參考(WHO ICF checklist,2003)身體功能、身體構造、及活動參與的分級評估準則之問題分級項下以『頻率』來『描述』『檢視』『b8皮膚與有關構造功能』,『b7神經肌肉骨骼與動作有關的功能』,請教該如何評估鑑定阿里疤疤的個別化、生活上、工作上、活動、參與、樣態、環境、情境、處境?

    好友提問以阿里為例:肢體行動自如,手還可以開車,這算不算障礙?他是顏面損傷者,但從來我們把他視為一般人。請問阿里您是障礙者嗎?您自己的看法如何?

    當下起身簡單回應「佛說:不可說」。

    我接受、接納,我是障礙者。

    肇因臺灣不友善的環境、人為因素、文化水平及社會價值等等因子促成我不得不接受、接納現實的我,有不一樣的五官表相及變形的雙手,在心裡上,時而感受障礙,時而感覺無礙,換句話說『只有障礙環境,沒有障礙的人。』

    就以近期新作一則來細說分明『指甲功能與生活處境』之受到限制:

    薄薄的圓鍬

    伴著弦月彎

    生活作息大大用處

    精微細緻動作打先鋒

    臨危防身五爪攻

    五顏六色鬧繽紛、亮晶晶

    少了指甲功

    光滑的平面上、小洞口內

    撿拾、取物、刮破、做家事不方便

    拿針線、拾硬幣、拉易開罐、撕薄膜封口、撕拔黏膠袋、掀平滑PE袋、還有…

    扯開塑膠袋、翻薄紙、剝蝦子殼、去魚鰓、去蛋殼、剝柚子、點小字幕、還有…

    生活功能全打敗

    真實小指甲

    生活全靠你

    如小螺絲不起眼

    快樂、哀怨、失戀依偎你

    工作、飲食、愛情得看你

    這人生真的不能沒有你

    來看看《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2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辦理下列服務,以協助身心障礙者參與社會:一、休閒及文化活動。二、體育活動。三、公共資訊無障礙。四、公平之政治參與。五、法律諮詢及協助。六、無障礙環境。七、輔助科技設備及服務。八、社會宣導及社會教育。九、其他有關身心障礙者社會參與之服務。本條精神是要彰顯《參與社會》權利、落實參與社會權,為政府機關、各部會及地方政府有無實質提供什麼給身障者?深入檢視這九款項目想想看有那一項是認真的?

    如何評量障礙的環境?2013年《行無礙協會》同仁跑遍臺灣全國(離島除外)勘查80個「國內公立文化設施(含展示類及演藝類)及國定古蹟案例調查計畫」與協助勘查10餘個古蹟、歷史建築物調查計畫案及私有旅館飯店,看見政府機關單位/業主花了經費,所做出來的「無障礙廁所」這一項,迄今尚未看到有任何一間符合「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備規範」的設計,不知如何給輪椅族使用,換言之,純粹虛應《身權法》規定、檢查。

    認識ICF有關的資訊是很重要的,欲求以一套科學的「時間頻率」及「問題強度」作為計算障礙量化,真的能客觀/主觀的反映障礙事實質量嗎?摘錄論壇資料40頁,※ 身體功能、身體構造、及活動參與的分級評估準則(參WHO ICF checklist,2003)資料所述:

分級符號

問題分級

.0

無問題:問題出現小於5%的時間。

.1

輕度問題:在過去30天內,問題出現小於25%的時間,問題強度為個案能忍受的情形,且很少出現。

.2

中度問題:在過去30天內,問題出現小於50%的時間,問題強度為偶爾干擾個案日常生活。

.3

重度問題:在過去30天內,問題出現大於50%的時間,問題強度為經常干擾個案部分日常生活。

.4

完全問題:在過去30天內,問題出現大於95%的時間,問題強度為每日干擾個案全部日常生活。

.8

非特定:無足夠資訊來判斷損傷嚴重程度。

.9

非適用:此項與個案無關。

    一位不落跑老爸劉俊麟說「昨晚學校特教家長座談,有一個族群也出現問題了,糖尿病患者因為平常沒有發病就很正常,新制他們就失去拿手冊的資格,這樣延伸下去有些特教服務會消失不見。」這顯示上述的分級評估準則之一方式想要用科學的『頻率』『強度』來『描述』『檢視』不同的障礙者之時間性百分比、強弱度干擾,而完全忽視不同障礙者樣態面臨於不同的氣候、環境、情境、處境是否也太霸道無理及威脅人權!

    誰毀了身心障礙者?抑是幫了身心障礙者?還是專業作祟學司法亂判?魔鬼藏在細節中,劊子手會是誰?真的族繁不及備載,綜觀人人有關係,也許個個都說NO。

    從人際脈絡系統試著來推斷、定位、抽絲剝繭有那些角色關係人會直接、間接對號入座呢?那些是正犯?那些是共犯?那些是嫌疑犯?那些是幫助犯?約略整理出重要關係人士有官僚系統(中央及地方),醫師群、醫事專業(OT-職能治療師、PT物理治療師、護理師),心理師,社工師,學者(教授)專家、專業(如語言治療師),意見領袖,社工界服務者,參與焦點團體成員,提供研究意見者,身分不明人士,家屬或監護人、關係人。

    國際接軌!國際接鬼!許身障者一個未來,給身障者一些機會,然而卻不可得?

    既然尚有不少爭議紛擾,還有部分問題似乎無解,如外部有障礙環境政府相關部門尚且不足、或需求問題未提供下,吾人認為先解套評估鑑定方法之一,可用法律不溯及往的精神,意即《身權法》修法前已持有身心障礙手冊者,不再適用新制的評估鑑定辦法,除非當事人提出再申請複檢例外,否則以新制的遊戲手法來看,在時間壓縮有限,專業人力知識傲慢(懷疑權益及福利服務使用者),及評估鑑定場所與工具不足備供八大系統對象情勢下,硬是要搞的天怒人怨,讓身障者生活不下去,這又何苦來哉!

    還有請各位障礙者及家屬或監護人、關係人趕快做功課把所有的失能發生『頻率』與個別化、活動、參與、樣態、氣候、環境、情境、處境等詳實整理一下以準備作戰。

    天地不仁,萬物為芻狗;政府不仁,弱勢當祭品;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水已淹到鼻孔上,瀕臨眼下,若再不以行動展現能量,上街頭討公道實現正義,這制度下ㄟ死乎!

    政府失靈,除了讓人無奈之外,心中有一股不平之氣,就政府對待人民照顧差異這麼大!平心而論誰會服氣,再說國家資源本來就很有限,然而有權之官員濫權胡亂編列經費預算、浮濫情況嚴重,吃相難看令人噴飯,社會上有識之士早已罵聲不絕,賊政府已然成為全民共識。

    全民繳稅按理說國家要重新分配稅收及成果給全民,但為何獨厚政府人員(軍、公、教、國營、退輔)的福利照顧?恩庇家庭大小幾乎是撐到死的境界!對於身障弱勢者的權益及福利卻毫不手軟的砍殺削權!這算那門子的民主國家?這ICF真是笑死人啊!

分類: 
附加檔案大小
8744108914_9ee630692e_z.jpg170.95 KB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