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身障日/同情非施捨 更要同理心

我是一位身障者,12月3日國際身心障礙者日,

各縣市政府辦理很多相關的身障熱鬧活動,

我更期待一個觀念的通達開啟,不只是一個節日慶祝。

像是「都有了殘障特考,你們還要什麼?」、「你們報稅都有殘障扣除額,我們一般人還沒有耶?」、「你們很好啊,還有殘障津貼,我們都沒有耶?」、「你們停車,都有殘障停車位,我要停車都好難!」、「在社區裡,要再重新建殘障坡道、門檻打掉…會破壞風水耶」、「坐輪椅不能進來,會壓壞地板跟跑道」、「盡量不要造成別人不便」、「障礙已經是麻煩、別再增加麻煩啦」…

這些聲音,都是從小到大,

一切要懂得知足、順從、不強求…文化觀念之下我曾聽過的對話

普遍的觀念說直接一點,就是:都「殘障」了,要什麼權利?

身為殘障者,就得要自行吸收這些「上天給的考驗」。

因為殘障,是你個人的宿命,

雖然看到你的殘障,可以提醒我更知足惜福,

但,你的殘障,也許該是你、或你家人努力克服...

這些聲音,

相對也完全隔絕障礙者擁有共同使用環境、改善條件差異的權利。

包含我在內的大多數障礙者,

也都抱著感恩、不奢求、少麻煩別人才是王道,

小心翼翼的過著給什麼、用什麼的日子,

沒有的就配合、或放棄、或自己/家人想辦法克服…

無法開口,就怕會讓自己成為一個「麻煩」,

因為人們會排擠

因為人們較喜歡看到堅強勇敢、陽光、克服一切、勵志人心的一面

不愛看到在「知足常樂」表像下,攤開來的「水深火熱」!

但殊不知這麼多年來,所謂的身心障礙福利保障,

讓障礙者能有環境使用、和生存價值的權利,

並不是社會主動提供的。

最大推手有一部分就是──

攤出來,要人們正視看待自己對待差異的鄙視、斜視、忽視。

前輩們把障礙的「麻煩」,

硬要擺在全民眼前(礙眼)、突破排擠,才得以爭取平權而來;

像是斜坡道、無障礙環境,

有多少孕婦、老人、孩童、甚至現今的腳踏車受惠,

真的只是「身心障礙」的福利而已嗎?

所有的社福保障,終將都是全國人民的保障。

而我也越來越清楚,

其實我們所處的是個充滿「同情心」的社會,

但不見得是個有「同理心」的社會。

可以同情障礙者的處境、可以捐錢、

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扶一把、幫一下…等等

但不會認為障礙者應該擁有什麼。

有趣的是,口裡說「上天給考驗」,

卻是由「人」來支配「障礙者」去承接。

反之,換個觀點說:

障礙者才是上天給其他人的考驗--

人吶,你沒有逃詆差異考驗的權利。

人吶,你要有融合習俗、改良環境,讓全民有共享資源的智慧。

那麼壓在障礙者/家屬身上的苦難,才會是祝福。

當抱著一種「施捨」的心態,那麼差異永遠也不會「平權」。

在文化上是:

「障礙者應該要懂得知足,要自己多努力、跟非障礙者一樣。

因為你已經有什麼什麼、我們都沒有…、而且你本來不配得,

應該要跟我們一樣努力生活才是」

但人們並不理解,

障礙,就足已跟他的口裡的『努力』生活,

是完全不同層次。

有多少歧視和被可憐的眼光,還有生活的小細節是多麼不方便,

還要看他人臉色和心情來決定要不要幫忙、

是個受助者的角色心情又是如何…

當人們不理解這些障礙者的狀態樣貌

就會容易陷入厭惡或是冷漠以待。

當真正有了「同理心」,

才會覺得無障礙的軟體(觀念、看待…)、

硬體(政策、環境、設施…)是必要兼具的,

不是施捨,

也不會高姿態的苛責障礙者/家屬:你們該承受的、別找麻煩…

悲憫之心人皆有之,也很可貴。

成長過程我也因此受了很多協助和溫暖,

那是永誌難忘的感謝。

對於政策宣導觀而言,

若「悲憫」為一切「建設」的基礎,

只會增加族群差異的『尊卑觀』;

有了悲憫,更要理解,「理解」才是基礎,

也是融合差異族群的「社會責任」。

盡到責任了嗎?

若未盡到,就不能以有限的觀點,

就主觀詮釋、忽視或排拒障礙者要求平等的推動,

那會狹隘了眼光、甚至處在一個沒有溫暖與同理的位置。

這麼多年來,很多走上街頭、或在各角落的障礙者和家屬,

不斷努力、宣導或是走進社群,

一直試圖拉平台灣社會的偏向同情、較少同理的觀點,

包含障礙是罪人標籤的價值觀,

障礙者/家屬至今仍會承受到不同的冷嘲熱諷和委屈、

甚至不配得的無奈和挫折,案例不勝枚舉,聽來都令人心疼;

在國際身心障礙者日的見證下,期待台灣這個友善的國家,

讓所有的差異者,可以有平等對話、

有權使用各項社會環境空間的政策、設施改善和觀念推動。(文/陳雅婷)

分類: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