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見証與淚的感激

文/康原

  「彰化縣基督教喜樂保育院」林副院長玉嫦女士,出生在屏東,從小患有小兒麻痺,雙腳不良於行,3歲時母親因腹膜炎逝世,就被家人送到台中育幼院。這個育幼院的負責人,是喜樂保育院創辦人美籍喜樂阿嬤的朋友,阿嬤認為小兒麻痺的孩子,比較適合在二林的保育院,於是玉嫦就被送到喜樂保育院來,接受阿嬤的教養。在二林保育院時,年節一到許多院童都會被父母接回家過年。小小的玉嫦卻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誰?也不知道家在那裡?有一次的年節,玉嫦對阿嬤說:「我想回家,看看爸媽。」於是阿嬤就記住了這件事,利用空檔的時間,暗地裡去找尋玉嫦的家人。

  直到玉嫦19歲那年,阿嬤親自到屏東幫玉嫦尋根,她才發現原生家庭的貧窮,兄弟姊妹有七位,沒有受教育過著清苦的生活,於是她想到自己到保育院還能接受教育,於是感到自己比其他姊妹幸福多了,於是在一篇〈在神手中〉文中寫著:「……感謝瑪太太默默的付出其心力、精神外,更感激她將其信仰帶入我的生活裡,讓我無論在思想觀念,待人處世上都做了極大的調整,能以健康的心態去面對一切,且更願意盡自己所能去關懷去付出。」又寫著:「感謝神,祂給了我肢體不便,給我破碎的家等,使我親嘗這些苦,好叫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遇各樣患難的人……」於是她現在由以前遭受到「受」的心情,轉換成做副院長「給」的角色時,自然會這樣想:「院內孩子們大都與我共同的背景,想到這些情形時,愛憐之情油然而生,更能體會到他們的辛苦、無奈、不知所措。」

  於是林副院長常會以海倫凱勒的這句話:「我為我的殘疾感謝神,祂使我找到了自己,我的服事,及我的神。」來與院童共勉,要他們從眼淚和痛苦中學習成長,不要把焦點放在自己的缺陷上,要讓自己的人格、心理、生命不殘缺,鼓勵孩子們肯定自己生命的價值。

  每次我到保育院去,都會看到林副院長的身影,不管是坐在辦公桌前工作,看她有接不完的電話,許多人來找她協商事情,或在院內穿梭,巡視院內各種事務,到處可以看到她的身影。

  不單是院務或院生的關照,對已畢業的院友也懷著特別情懷,如果遇到有一些人在生命中跌倒了,她會去鼓勵他們重新站起來;因為能從失敗中再站起來的人是勇敢的,令人特別敬佩。但有一些院友,實在需要被幫助時,她也會伸出援手,她常說:「你的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辭。」而這樣的精神,都是受到瑪喜樂阿嬤的感召。

  在她的記憶中,阿嬤是年輕的身影,在院中不停的穿梭,如今四十多年過去了,當阿嬤開始失憶的日子?,「阿嬤」忘去了一切事物,不必再為瑣事牽腸掛肚,而能享受清福,每天見到人只有微笑,想睡就入睡,兩位喜樂的同工,把她清理得容光煥發,陪伴著她散步或在院中溜達,院裡的事務已經有人扛起了,林副院長當然是重要的角色。

  當我訪問林副院長時,她含著感激的淚。談到阿嬤創院時的艱辛,在有限的人力、財力資源下,挑起經濟、教育、雜務等重擔,做院童的家長,雖然艱辛,但她從不抱怨、歎息、畏縮,行事風格充滿著信心與愛心,對小兒痲痺者如再造的恩人,林副院長就是一個例子;是阿嬤教她站起來,從院童到副院長的生命歷程,她緊緊的追隨著阿嬤,繼續傳播「喜樂」的善行。常聽到有人這樣說阿嬤:「在阿嬤的生命中,常懷著感恩和喜樂,凡事是喜樂,對人常懷感恩心。」阿嬤喜歡唱這首院歌:「我心大歡喜,我的嘴當吟詩,感謝上帝至大仁義。在日時讚美,在暝時我感謝,如此服事也不夠額。我心所至愛,我至好的牧者,羊群站你處攏無驚,青翠的草埔神歡喜導阮去,使阮可與神同歡喜。曠野大沙埔,我有時行迷路,彼時我心神真甘苦,雖然對敵來敢看輕且恥笑,尚且主使我可求。萬民當親近,我的主我人君,聲音好聽,面貌溫存,天使與世人同歡喜出大聲,讚美我的主聖尊名。」院歌這樣的心念,使阿嬤常懷著開朗;對上帝的愛,堅毅不拔盡心盡力去服事,對阿嬤的記憶是林副院長的精神力量。

  林副院長又告訴我,阿嬤如何去搶救一隻流浪狗;雖然只是一隻狗,但可看出她是如何的尊重生命,沒想到為了救一隻病狗,自己卻被感染了滿身皮膚病,在醫治皮膚病時卻毫無怨言,她不僅「愛人如己」連「愛狗也如己」,對有生命的東西都一視同仁,就如佛家所說的「眾生都是平等的」。

  院中很多人知道阿嬤喜歡狗,所以在保育院中,常會養幾隻狗,但這些狗長像都不好看,有人就想買一隻名貴的狗送給阿嬤,阿嬤說:「漂亮的狗人人都愛、人人要,我們還是來愛那些被拋棄的狗。」從這個小事之中,我們就可了解阿嬤憐憫之心。

  阿嬤的生活非常節儉,有一次林副院長與阿嬤去訪問畢業的院友,在車上使用了「大哥大」聯絡事宜,阿嬤好奇的拿起「大哥大」看了很久,副院長就對阿媽說:『阿嬤,您是董事長,買一支「大哥大」給您用好嗎?』沒想到她卻說:「誰說董事長就要用大哥大?」在阿嬤身邊愈久,就會發現阿嬤做事都為別人著想,沒有為自己設想過。

  在保育院的兒童到了入學的年齡,阿嬤還會送小孩入學校讀書;每天這些孩子要上下課時,為了孩子的安全,她也會去擔任交通指揮,站在烈日當空的午間,指揮車水馬龍的車子,照顧自己的院童及上下課的兒童。有時風雨交加的晚上,院童生病了,還要背著院童去醫院看病,從保育院到醫院,常常雨水加上汗水與淚水,阿嬤毫無怨言,只求孩子能平安度過生命的危險。

  還有一次,阿嬤出去看畢業的院童,在街上看到一張似曾相識的臉龐,仔細一瞧是喜樂的畢業生。這個孩子叫阿通,畢業後從事電子業的工作,肢體雖然不方便,憑著他的努力向上,賺了一些錢,沒想到世事無常,這位畢業生又流露街頭,行乞的狼狽狀,精神有點失常,使阿嬤心裡滴血,又把他帶回來,幫他治病、再供其吃住,繼續保護他。經過一段時間的照顧與醫療,已經恢復正常,又出去工作了。阿嬤對畢業出去的院童,關懷是沒有終止的疼惜。

  更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阿嬤到院中的福利社要買一把指甲刀,福利社的同工要送給她,卻被拒絕了,她一定要付款給同工,阿嬤說她是「喜樂」永遠的義工。數不清的感人事蹟,在林院長的口中敘述著,我坐著傾聽並陪著副院長流著感動的淚水……。這時我也想起了《聖經》中的一句話:「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我看著林副院長,想著這句話,她雖然要靠著拐杖走路,但看她日理萬機的精神,令人敬佩。

  當阿嬤走完她的人生之旅,守護在身旁的林副院長在〈阿?,再見!〉一文中有這樣的一段話:「……理智上告訴自己,阿嬤已蒙主恩召回到天家,但情感上有深深的失落與思念,想念的淚水常不禁流下,不捨的心情也無法撫平。生離死別豈是容易放下與釋然。走在每一處與阿嬤相處的空間,時間總像是倒流,腦海中浮現的是一輩子為著毫無血緣關係的弱勢者,辛苦忙碌但又充滿積極喜樂的背影,幹練、堅強有毅力的影像揮之不去。之後,看見上帝給您如天使般單純的記憶與生命,雖然多少次仍不能調適的是,似乎我是您熟悉的陌生人這樣的感覺,但多少次仍禱告著,希望在夢中我們仍親密如昔。」

  時光在花開花落間流失,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林副院長沒有因阿嬤的離開而終止她的感恩與懷念,每做一件事情時,就會想到阿?在世時,不知道會有怎麼樣的想法?遇到一些難以決定的事,林副院長就會禱告,祈求神與阿嬤的指點與幫忙,阿嬤就如在她的身邊,因此就會有奇蹟出現,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2008年4月26日上午,阿嬤逝世周年紀念日,在保育院的禮堂有一場「懷念追思的音樂會」,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院童、以及喜樂的義工、同工,還有許多貴賓都聚集一堂。追思會開始,林副院長朗誦(筆者)康原的詩〈感受風佮神的詩——送給喜樂阿嬤〉展開生平介紹,並由莊惠如小姐指揮、劉淑甄校長司琴的溪湖教會弦樂團演奏,演奏〈祈禱的時此時極好〉、〈境遇好壞是主所定〉,並有院友會獻唱〈?真偉大〉,樂聲與歌聲充滿著懷念與思念。

  含著感激與想念淚水的林副院長,讀著追念詞:「追念是心情,有懷念及感恩。您用愛點燃人的心,在愛的裡面您尊重所有的生命,愛動物、愛花草、疼弱勢者,您的愛創造了奇蹟,您的生命充滿了奇妙的見證。不只是所有受您幫助的人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也因為您堅持不變的愛心,感動了許多人追隨、傳承,這是愛永不止息的生命力。阿嬤感謝您放下在美國的親情、財產及所愛的一切,來到陌生的台灣,在二林這塊土地,流汗、流目屎、用愛來耕耘,感謝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去年的今天,在美麗安詳中您睡著了,但是我感覺您的形影,每天都在喜樂的角落巡視、看顧,您的愛及鼓勵常常安慰激勵我們,您要您的孩子在困難中堅強、喜樂、勇敢面對人生。阿嬤您留給我們有一份帶不走的平安和剛強,我們永遠感謝您也思念您!記得我們彼此的約定,就是相約在主裡。」

  在這場追思會中,有一位王昭源先生,獻唱一首自己創作的七字歌《美國來的媽祖婆》:「慈悲善良瑪喜樂,一生奉獻台灣島,無分親生亦是抱,別人囝仔當做寶。有時咱若跋一倒,驚阮受傷真煩惱,有您鼓勵無風波,這種體貼入心槽,用愛用心來告教導,命中缺陷又如何,日夜看顧尚操勞,只求付出無回報。慈悲善良瑪喜樂,一生奉獻台灣島,無分親生亦是抱,別人囝仔當做寶。有時咱若跋一倒,驚阮受傷真煩惱,有您鼓勵無風波,這種體貼入心槽,永遠會記您的好,您是精神的依靠,可比再生的爸母,也是美國媽祖婆。」

  寫實的描寫阿嬤的過去,扣動每一位追思者的心靈。阿嬤留給我們的十字架,我們承受了。

  在追思會結束前,莊孝盛院長說:「有一首歌〈思念總在分手後〉,阿嬤走了,我們的思念一天比一天沉重,如今我們變成阿嬤的化身、阿?的車子、手、腳、椅子,新的功課開始了。在保育院工作的同仁,不是來就業,來共同組織一個家庭,讓兄弟姊妹充滿了疼,用不同的方式來懷念阿?。天天為人類舉起十字架,我們堅信愛是永不止息,我們要讓喜樂成為阿嬤的代表作……」

  追思會後,大家參觀阿?的生命園區,在一面設計好的懷念牆上,每個人寫下對阿嬤思念的語言,筆者寫下「人間典範,喜樂阿嬤」後,參觀生命館後,我們到紀念花園獻上一朵朵思念的花,彼此交換與傾訴著心事……

(作者為彰化縣籍知名作家、詩人,著有40多本書,曾任賴和紀念館館長。本文摘錄自《二林的美國媽祖》一書第43?52頁,並同時刊登於「 DIN電子報第116期——兒麻孩子的美國媽祖」,感謝作者與「彰化縣政府文化局」慨允轉載。)

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