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顧宗中,誰來顧媽媽?!

  清華大學外語系二年級學生楊宗中是右眼全盲,左眼僅剩零點一視力,脊椎及肌肉萎縮症的多重障礙者。看到電視在介紹他和母親這樣辛苦的努力,我的心中是感動的,只是另一雙心中的眼睛,似乎也同步收看到政府的失能(disable)

  我的朋友在英國參與志願服務時,曾協助過一位唐氐症女孩,她可以透過政府委託的志工服務系統,尋求居家或出外活動陪伴的服務。奇特的是,她的母親是一位音樂家,且具備醫療上的專業知識,但她卻不會去攬下她女兒的照顧服務,除了有志工的服務外,她說她當然也要有自己的生活與工作!聽起來好像和她沒關係,但一個國家把這樣的服務是推給家庭自理,或視為政府應給的福利服務,台灣與英國的差異對待馬上見分曉。

我們認真地來看這類家庭要面對所謂政府失能(disable)的困境:
1.因為政府失能,身障者就只能依靠親人照顧,這樣親人就無法去工作,自然家庭的收入就少了一人的產值,這樣就更容易形成弱勢的家庭。
2.因為政府失能,所以學校沒有提供適當的輔具協助,親人這時不僅要成為書童,同時也要變成協助身障者的輔具,例如移動時的揹,抱,拿輪椅等,但長期的操勞最終將造成傷害。

許多人在這樣的新聞中,直覺的反應是母愛的偉大與無私!但這樣的奉獻對一位身障者的母親卻是沒有選擇的,如此的感動讓我覺得並不真實,這樣的報導畫面實在是強化了”政府失能”的證據!

我無意在母親節的前夕去加深這位身障朋友對母親的愧疚感,只是這樣去想一想時,我想說的是:母親用生命去照顧身障者,那誰來照顧我的母親呢?!祝全天下的母親,母親節真的快樂?!

引用自:宗中多重障礙 媽媽清大陪讀/聯合報
「我雖然看不見,絕不是目不識丁;即使站不起來,也要靠自己的力量頂天立地。」清華大學外語系二年級學生楊宗中是多重障礙者,雖然老天對他形體開了個大玩笑,但他從沒氣餒。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所謂政府失能(disable)的困境....」這兩點分析的很好呀,在這裡,如果殘障者不是自強楷模,如果殘障者家屬不是鞠躬盡瘁,彷彿就不夠好。
究竟是誰規定,殘障者就要奮發考上好學校?
是誰的標準,殘障者的父母就要背小孩背到駝背才偉大?

以"裝備"不足的身體生活,已經耗費許多力氣,家屬也同樣必須處處用力,
這樣還不能接受掌聲嗎?兩者都被期望要功成名就,才算是感人....

什麼時候觀念改變,把殘障者需要社會福利照顧與不需要被"偉大化"兩者比重調整一下,
就是我們可以當個完整的人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