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不接送媽媽都疼

sunboy's 的頭像

pic五月初從電視的跑馬燈中看到一則新聞,寫著:「重障兒母親抗議沒有無障礙學童車接送而不去接小孩,小孩則被送警局才去接回」。等了許多都沒見到新聞內容,就在行無礙的聯播裡找到了劉爸所寫的文章:「20090505 讓我睡不著的兩則新聞」,點進了「重障兒放學 媽不接 送警局」與討論留言後,果然震撼力十足!

起初看到新聞標題時,覺得這母親真的勇敢,無障礙交通的缺乏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能夠起身反抗的毅力恐怕連許多身障團體也都作不到吧!只是奮勇抵抗卻仍被以「異類」或「少數人」來看待,從討論區的留言中看到,不少以自私,沒母愛的字眼來形容她,多的是情緒性的攻擊或比較,少的是對現有體制的瞭解與對話。

本身雖不是身障者父母,卻是父母從小接送到大的身障者,尤其記得從幼稚園開始,同學可坐校車回去,但母親要作完工後才能來接我,日復一日,辛勞的程度實非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當家庭一位成員要照顧身障者時,將代表至少會少了一份家庭收入,長期的影響更會是結構性地讓這家庭處於弱勢,故這不能,也不應該只是被歸類到一位母親接不接送的私人問題。好比多年前同學揹一位身障者上樓時,不小心摔下致死,當時立即被起訴的是這位同學,而非未提供無障礙校園環境的校方。

從這則新聞討論中,不難發現許多「主流」的想法,對弱勢者向來以「只會要資源與補助」的眼光來看,雖然難以贊同,但無法改變這些人的看法,那弱勢永遠是弱勢,無障礙也只是少數人所要的理想世界而已。

也許,下次有人為抗議沒有無障礙接送,不把老人接回家時,會多點人願意贊同這樣的作法吧?!

分類: 

Facebook 留言

回應

心有戚戚焉與同感這位媽媽的勇於反抗所謂主流人士的無情相應
人生能自己行動去上學者說有多幸福就有多幸福但是有少數者確實需要交通資源提供到校
在國外或國內的美國國小學校他們是以交通車接送方式上下學尤其對於身障者更是如此的服務
反觀台灣政府從上位者滿嘴仁義道德假仙的馬英九以降到地方政府的首長皆以嘴治國
人民繳稅給政府卻比奴才不如
政府是為人民而存在而不是做為執政黨為所欲為不聽人民聲音的工具
尤其是面對弱勢者的基本教育需求配置時
一個媽媽為了小孩上下學的交通工具爭取時卻被部分人士唾罵真是情何以堪
憲法賦予每個國民接受教育的權利
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教育章篇條文亦有如此規定
即教育局應對身心障礙者提供交通工具
但是縣市政府常以沒有預算經費唬人卸責
逼使當事人要自力救濟為之
持續抗爭將小孩帶到政府教育單位請他們出面解決決不能心軟
當今的公務人員除了會考試進入公家單位當米虫之外
就是一群最沒有公務心力的人
您說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

雖然政府在各種無障礙設施上仍需努力,但發表言論也不需如上一位發言者如此情緒言論吧!

我想ali的網友應該沒有很多公務員身份的朋友,才會一干子打翻一船人,我本身就是你所謂米蟲的公務員,而且還是個身障者,但我不是米蟲,我周遭很多同事也不是你所謂的米蟲,試想一個政府所有公務員如果從上到下都不作事,那整個國家還能正常運行嗎?警察都不作事,你敢出門嗎?戶政人員全部不作事,你能辦什麼戶政事務?高鐵,捷運,公車都沒人開,你能去哪?所以不要去說〔當今的公務人員除了會考試進入公家單位當米虫之外
就是一群最沒有公務心力的人〕,因為那不是全部的實情,故且不論這些情事,以我個人的觀察,公務員是依〔法〕行政,但〔法〕不足,才造就這個社會有一些不可思議的新聞,所以某些民意代表只著眼多數,對弱勢團體甚或個人視若無睹,為了多數選票,無法堅持公義,所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只是口號而已,再加上決策者亦如是,只能無奈而已???

坦白說這媽媽真是勇敢,但一人個的力量畢竟太小了,新聞報沒幾天應該就忘了....殘念

sylvia's 的頭像

老人家就是這樣被送到安養機構的呀!!

因為子女上班無暇照顧,一旦受傷、生病的老人,光是想到要回診或復健,就是一大工程,人力、時間、車子...沒有一樣是普通家庭可以輕易負擔得起的。

所以您說到「下次有人為抗議沒有無障礙接送,不把老人接回家時,會多點人願意贊同這樣的作法吧?!」

其實,已經很多老人因為這樣的原因,只能住在安養院等了??

十年前身障機構喊去機構化、回歸主流,現在看看這些老人,不是把機構開在社區裡面,就叫做社區化吧!

我覺得很奇怪,無障礙講那麼久,交通好像都沒提到,這是為什麼呢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
真的只有對這孩子感到心疼!
我覺得雖然現行法令有許多缺失,
為了自己和孩子權利,爭取是一定要的!
但是方法有許多種,
若是採用這種會傷害到孩子的方式,
那真的必須好好思考,值得嗎?
屆時真的福利爭取到了,
但卻賠上孩子一輩子的自卑,以為家人真的不要他了,
這樣被人拋棄的負面想法,
是真的會影響一輩子的啊?

97年8月間與殘盟人員去金門巡迴身障公民論壇場次遇到烈嶼鄉某國小校長的占用小型「復康」專車事。該校有一位重殘的身障者不良於行,每日得由父親騎乘機車背他綁著「揹巾」送到學校的資源班上課。
時光飛逝,一眨眼三年;小孩已漸長大,父親再無法使用此捆綁方式接送,期望學校有小型「復康」專車代勞。學校說:沒有經費預算購車。家長及團體不死心向內政部陳情,並迅速獲得「公彩金」的專案補助款購買小型「復康」專車乙輛。車子按計畫用途由內政部如期交車給該校管理使用,家長亦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等待開學時有專車來接送小孩上下學。
純樸的家長人算,不如校長暗算。左等!右等!上看!下探!就是不見小型「復康」專車來接送小孩。眼見美事落空家長再向學校詢問這是怎麼一回事?學校說:沒有編列司機人力經費預算。氣急敗壞的家屬在痛罵之餘,又見該輛專車早晚有人開著在接送「老師」上下班。如此景象場景見證該校校長、老師是多麼的諷刺與無恥啊!
要說台灣制度性不公平的事物真多,光怪陸離的事多如牛毛。從身心障礙者公民權利論壇中所發現的小事卻是底層人民的大事。從這般地方大小事中要帶給大家有所省思的空間,及深一層的去看問題的根源所在,正是盤根錯節!
譬如說;以身障者目前人口為104萬(占台灣總人口4.57%)若將家屬或監護人以加一計算力量更可觀,但如今卻只有二位立法委員,一位為台中縣區域選出的徐中雄立法委員,一位為民進黨不分區阿扁前總統欽點的不分區代表陳節如立法委員。
相較台灣的原住民現有13族約38萬人口,在全國選區制法定名額上山地山胞立法委員三位,平地山胞立法委員三位,若再加上政黨不分區比例代表制所爭取到的名額就更多了。
再說台灣的老年人口根據內政部統計至民國97年底有240.2萬人(占總人口10.2%),預計民國120年台灣的老年人口將達551萬人,即每五人中有一位為老年人。但是也看不到那個政黨說他們有老人代表為其發聲!如有也是噥係假!
婦女還有憲法的四分之一保障名額條款作為後盾。論者以身障者、老人等人口及親屬相加起來投票的話,這團結力量的票數一定很可觀,但問題就出在(一)台灣的中央民意代表選制(現為小選區單一選區二票制,贏家全拿;對弱勢團體壓制沒機會)設計所害(票票不等值,即政黨有得票數,卻分不到全國總得票數的百分比名額數——有興趣者請參看以色列的選制),(二)沒有投票的行動力(如臥床無法自行前往投票或障礙環境阻隔行動不便者,行同空包彈廢票計算)與自我思考控制的獨立能耐(易受宗親影響或他人陪同代勞簽選票亂投),(三)欠缺公民社會意識心及參與共公共政策的行為(乏積極參與及表態支持聲音,淪為邊緣化族群),才會讓執政者長久來心存輕視心態及巧辯依法行政沒經費搪塞,或促使政黨不放在眼裡與心上有好好衡量這股力量的意義價值。
要走的路還很長,要興革的事亦多。如何集志與大家一起再奮戰不懈及傳承知識經驗是一條必要的旅程,也期盼有更多人的為政策倡議做努力與投入。
天無私覆;地無私載;陽光無私照。
寸有所長,尺有所短。一起加油吧!

有時很無奈

用公的資源,常有無法使用時

欲自己改裝一台

經費來源、台灣的改裝資源

也是令人無奈的

我自己就很想改裝一台

輪椅直接至駕駛座開車的(我為頸椎受傷無法移位)

台灣好像沒這資源

順問此篇作者附圖為哪廠牌的